EOS超越ETH的机会有多大?(上) 丨 币橙研报

4 个月前 · 币橙评测


2017年中开始,中国币圈最长盛不衰的山寨币非EOS莫属,无论是创立之初BM的比特股光环加持,还是李笑来的“站台”,再到主网上线前江湖传闻的“温州帮进场”,之后到RAM炒作、DAPP生态中私募收益60倍的Betdice……EOS始终不缺话题性,也始终没有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币圈失去热度。


那么,回归区块链价值,EOS能否在下个牛市超越以太坊?或者说这样的机会有多大?本期,币橙研究院讲深度挖掘EOS的现状,并且对未来作出展望。



一.价格周期


不置可否,投资者最关心的话题还是“价格”。我们将首先剖析EOS上线以来的价格走势,并对后市走势做出一定的判断


走势






(数据截取自EOS上线以来至2019年4月15日,其中蓝线为EOS/USD,黑线为EOS/ETH,红线为EOS/ETH的支撑/阻力,紫圈为EOS/ETH的阶段性低点)


上图能够明显观察出EOS相较于ETH是在长线阶梯式上升的:2018年1月EOS/ETH创下0.016 ETH的高点,随后在2018年4-5月的“主网上线”行情炒作下,0.016 ETH反而变成阶段性低点,这一位置在2018年8月、2019年1月得到两次确认。从技术面上说,0.016 ETH一带已然成为EOS的强支撑位。


如果看过币橙研究院的以太坊研报,到这里可能会想起ETH——ETH/BTC交易对在2017年3月首次冲破0.025 BTC强阻力位之后,突破了原有的上涨通道,ETH价值随着ICO火爆、智能合约的流行发生范式转移,并随后在2017年12月、2018年12月两次确认0.025 BTC一带,同样形成强支撑。



反过来看EOS,逻辑也非常清晰。EOS主网上线后,其高性能(实际TPS 3000已经是币圈领先水平)、较为繁荣的DAPP生态、链上治理(虽不成熟但具有先河意义)是其价值升华的基础,是其与以太坊抗衡并蚕食其市场份额的基石。在加密货币“锚定物”这一功能上,EOS相较于ETH还有差距,绝大部分交易所仍支持BTC、ETH为交易对,虽然我们可以看到EOS上线以来,二级市场成交量不断走高,交易所深度日益改善,且大多位于整个市场的前五位,但终究EOS的流动性水平较ETH仍有差距。


总结来说,EOS/ETH在0.016 ETH一带已经获得了历史性支撑,后市EOS如果回调到该位置,只要EOS基本面没有发生崩盘(如DPoS被完全证伪等),可在附近做多EOS/ETH交易对。


而现在(2019年4月15日)EOS/ETH交易对正处于0.033 ETH的历史高位。基本面上来看,EOS并没有再次发生范式转移的基础,所以当前ETH相较于EOS有些被低估。技术面上来讲,如果发现EOS/ETH在日线有见顶的技术形态或是背离严重的技术指标,可酌情做空EOS/ETH交易对的远月合约,判断EOS与ETH比价关系重新收敛;若EOS/ETH在0.033 ETH压力位上方持续一个月以上,即有效突破前期高点,则需警惕EOS的


价值再次发生升华(如市场预期的BM在6月有“大新闻”),此时应积极转变策略,视0.033 ETH一带为新的支撑位。


(数据截取自EOS上线以来至2019年4月15日,其中黑线为EOS/BTC,红框为EOS/BTC的震荡中枢)


从上图我们可以得知EOS/BTC目前仍然围绕0.001 BTC为中心波动。


2.市净率


EOS当初的融资方式非常奇特。自2017年6月26日开始,EOS的ICO持续了近一年的时间。除了在第一周释放20%的EOS(2亿枚)外,其余70% 的EOS被划分成350个连续的23小时时间窗口,持续进行ICO代币销售。据统计,EOS最终筹集的资金约42亿美元,甚至超过了Google、Twitter当年IPO的战绩。


EOS的融资额巨大其实有利有弊。优势在于EOS在熊市环境下,有大量的资金去支持开发者、吸引用户、支持生态,也可以通过抛售筹集的ETH来巩固自己的地位,从而在多个方面提升自己活到下个牛市的概率。


而且,从市净率的角度来讲,EOS 高达42亿美金的融资额给出了长期投资的一个标尺。当前EOS流通市值约51亿美金,粗略估算加密货币体系下的市净率约1.2,排除掉部分融资额的消耗或贬值,这一数字也大致在1.2-1.5之间,这是白马项目的特征之一,即项目本身质量较高,且受市场青睐。(在币橙研究院的以太坊研报中,我们做过类似“市以率”的研究)


同时,从0.8市净率反推想要长期投资EOS的法币进场上限,经计算约是3.6 美金左右。当然,加密货币市场具有异于常规市场的高波动率,因此我们看到在2018年11-12月的暴跌中,EOS最低跌至近1.5美金。但是,从上市以来的时间上讲,EOS大部分时间确实都维持在了3.6美金上方。所以,只能说3.6美金附近买入EOS,长线来看盈利概率较大,这一价位是长期投资资金进场的上限位置,有一定的参考意义,但具体的进场位置还需要分析当时市场的技术面和情绪指标。



二.基本面概况


EOS是由Daniel Larimer(人称BM)主导的区块链3.0操作系统,致力于打造商用级的性能体验和超越ETH的开发者生态,成为世界最大的公有链平台。


BM在创立EOS前,曾经成功领导开发比特股bitshares、Steemit等区块链项目,BTS和STEEM的链上活跃度至今仍保持行业中的高水平,流通市值也都在加密市场中处于上游。


目前来说,EOS在加密世界具有一流的资本实力、开发者生态、国内外共识基础和流动性水平,是以太坊的有力竞争者,是创新公链的希望之一。


1.共识机制


众所周知,区块链当前的发展陷入了“不可能三角”的难题,即可扩展性、去中心化性、安全性三者只可取其二,而解决这一问题的思路,通常归类为底层网络数据传输、链上、链下、底层共识和中间层协议间的服务,也就是常说的Layer 0/1/2/3。不言而喻,共识机制的改进和创新是攻克区块链“不可能三角”


难题非常重要的一环。


EOS最初的设计是采用DPoS(Delegated Proof of Stake 委托权益证明)共识机制。在EOS网络中,EOS的持币人通过投票选出21个超级节点成为区块的生产者, 每一个超级节点对交易数据进行打包,并对前一个区块的信息进行确认,系统给予出块奖励。


在DPoS共识机制中,由于改变了PoS松散的状态,只需要部分代表节点达成共识便能出块,因此大幅提升了可扩展性和易用性,但与同时也带来超级节点的中心化隐患。换个角度来说,其实DPoS可能是BM提前看到了当前区块链发展的终局,并因此做出的妥协性选择。PoW消耗能源和算力,最终比拼的是电力资源是中心化的,PoS消耗资金的机会成本,最终比拼的是资本更是中心化的,DPoS便牺牲本来就会形成的中心化属性,只通过少部分节点代表全体节点达成共识,换来更高的性能和更好的用户体验。



EOS改进后的设计里将BFT(Byzantine Fault Tolerance拜占庭容错)算法整合进DpoS共识中。BM解释其核心在于,第一代的共识算法(PoW、PoS、DPoS)仅仅提供随时间增长而安全概率概率更大的结果,并没有提供100%的系统确定性。理论上说,包括比特币在内,只要有人能够支付足够多的钱,他甚至可以从创始区块开始分叉一条更长的区块链。而第二代共识算法(Ethereum-Casper、Cosmos-Tendermint、Hashgraph、DPoS+BFT)都采取了历史悠久的Paxos算法及相关共识机制,Paxos算法早在1990年被提出,用于确认消息传递的一致性。在第二代共识算法的模型下,只要超过1/3的节点是诚实的,就可以在所有网络条件下达到100%的系统确定性。除此之外,这一机制还将提高出块速度,提升EOS网络处


理效率。在传统 DPoS 共识机制中,每个见证人在出块时向全网广播,但其他见证人无法对新区块进行立即确认,只能等到自己出块时,才能通过生产区块来确认之前的区块。在DPoS+BFT机制下,其他见证人收到新区块后,能够立即对此区块进行验证,并在签名后立即返回出块人,不需要等到自己出块时再确认。这便缩短了区块确认的进程。同时,BM将原先的随机出块顺序改为由见证人商议后确定的出块顺序,防止因网络延迟而让见证人意外跳过的事件发生。


总结来说,DPoS+BFT共识下的EOS性能上再次得到提升,超越了Bitshares时代的简单DPoS,顺应了现在的区块链共识机制发展潮流,但我们需要辩证看到的是,EOS并没有解决区块链“不可能三角”的困境,EOS还是在做选择题,虽然BM宣称这一套方案会比以太坊的Casper机制快10倍,但这本质上还是靠较低的节点数(21个)、较高的节点开销所换取的,根本上还是在“三角”中做出中心化和资源让步。


2.链上治理


探究EOS的基本面,离不开的是Governance,即治理问题,因为DPoS的EOS如果做不好治理,那牺牲去中心化性的代价


将变得无穷大;反之如果链上治理有条不紊,那用此代价换来的性能提升就变得十分划算。


PoW共识下的加密货币更多采取的是链下治理。例如BTC和早期的ETH通过开发者大会、EIP提议、分叉等方式建议、讨论、决定区块链未来的发展方向。而PoS共识(及广义变种PoS,如DPoS、LPoS等)则采取链上治理的方式,通过节点的提案、投票,来对那些无法用代码定义的修改和操作进行表决,这既是限制主节点权力的一种手段,也是尽可能实现分布式协作愿景的一个方法。例如,EOS提出“宪法”的概念,持币者需要对冻结账户、升级底层协议等重要内容投票, 超级节点只是代表出块,不能对“宪法”规定的重大事件私自做决定或裁决,这个模式其实和现实世界的股东大会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

EOS链上治理的问题主要有二。一是持币者投票动机不足、参与治理意愿不强,这是因为主要的投票权仍然被大资本所控制,且区块链早期用户并没有养成链上治理的习惯。举例来说,2017年EOS开启主网启动投票的第二天,仅获得了全网约3%的票数。二是超级节点存在不作为甚至是作恶的隐患,因ECAF和超级节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ECAF作为仲裁机构并没有发挥合理效用。举例来说,在之前持币人出现被黑客攻击事件后,ECAF花了长达3个月的时间去解决。另外,选举过程贿选问题初现。EOS的超级节点不仅决定社区的共识走向,还有实际的经济收益,每年可以得到部分增发Token的奖励,因此出现了超级节点间换票、给自己投票的持币人以经济激励等各种贿选方法。举例,著名KOL老猫曾在早期宣称奖励积极给EOS Laomao投票的持币人,后遭到BM在内的国外社区的抨击。



总结来说,链上治理也有一个“权力三角”:开发者、基金会、节点,开发者编译代码制定区块链的运行规则,基金会对相关行为做管理和监察,节点则执行区块链的运行规则,它们其实对应现实世界的立法、司法、行政权力。虽然目前EOS在治理上还有诸多问题,但它在区块链历史中做出尝试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,并引导人们思考:如何激活链上投票动力?如何制衡基金会和主节点的权力?等关键性问题。


3.资源分配


除了链上治理,EOS另一大特色是资源分配方案。和以太坊GAS


机制不同,EOS将资源分为内存RAM、CPU、网络带宽NET,这些资源通过抵押EOS获取,抵押的EOS越多,获取的资源也越多。CPU、NET耗尽后可以再次释放,而RAM则通过bancor机制利用市场供求关系动态调节价格。



BM的设计思路是想通过此举优化资源配置,降低开发者成本,给用户互联网般的体验。因为在ETH上,开发者和用户需要为每一个行为支付一定的GAS,这是非常不方便的。(迁移到互联网世界,你很难想象,每刷一次微博或抖音,你都需要支付一次GAS费用)


但是,这一套资源分配方案的效果并不尽如人意。在实际体验DAPP时,我们发现EOS的CPU、NET经常会在短期内用完,而运行一个普通的菠菜类游戏,你可能需要抵押价值上万人民币的EOS,才能流畅运行。这样的用户体验其实不比频繁支付


GAS要好。同样,你也很难想象一个用户仅仅为了玩一个小游戏,需要抵押几千个EOS。这不仅意味着他需要在玩游戏之前完成购买EOS、创建钱包等枯燥的过程,更要命的是玩游戏的同时还要承担抵押物价格下跌的风险。那有人可能会说,用户可以利用期货合约套期保值,对冲价格波动的风险。但请你试想一下,普通用户就为了玩一个DAPP有这么多的时间和金融知识吗?过高的用户门槛,使得互联网世界的用户难以迁移到区块链上来,从这一点上说,EOS还没有解决用户体验的问题。


此外,在2018年Q2、Q3曾出现RAM价格被投机者爆炒、CPU因游戏DAPP爆火而全网短缺的两个窘境。因此,总而言之EOS的资源分配机制虽然有创新、有想法,但仍然需要实践的优化。


展望


近日,BM在EOS电报表示主网上线一周年之际,将会有重大新闻公布。后来,BM在Twitter中透露,“如果每个人都有同等的能力,以同等的效率进行比特币挖矿会发生什么?如果挖矿会使得比特币通货紧缩,又会怎么样?如果有一个黑盒,你可以把比特币放入其中,并产生相应水平的算力,是否能使算


力从富人转向穷人?”


不难猜测,BM将在今年6月公布一个和EOS、比特币挖矿有关的区块链协议,市场也借此消息预期不断走强。具体该协议是否能提升EOS通证的内含价值,还有待协议内容公布后具体分析。


虽然BM有两次跳车的历史,但是我们依然认为BM的个人创新能力和开发经验是EOS成功的重要保证。


总结:

在上期中,我们对EOS的二级市场价格、基本面概况进行了分析,并初步发现了EOS对于ETH的强大竞争力。下期,我们将从链上数据、DAPP生态、竞品对比等角度更深入地分析EOS问鼎公链之王几率几何。


【免责声明】

本报告只作项目分析、解读,仅供阅读者了解、学习资料,不作为投资参考的依据。本报告最终解释权归币橙评测所有。




币橙网

专注于区块链项目投研分析、测评领域。通过分布式、社区协作的方式形成评测报告,致力于公正,公平,客观的角度剖析区块链项目本身。目前拥有评测报告(文字报告)和庖丁解币(视频解读)。


币橙评测

去中心化项目评测